wf169卡在线购卡商家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生活 -> 情感热线 -> 正文
 
口述:我是一个职业狐狸精
  时间:2006-12-28    作者:不详    来源:网易女人
页面功能 【 我来说两句 】【字体: 】【 打印此文 】 【 关闭
  •   我不但要和他上床,更要他付出金钱,等于说让那个女人人财两空。当然我不会直接说要钱,我只需要适当的发发愁,大凡一个有点实力的男人都不会让自己的女人为钱财发愁的。

采访对象:Susan(化名)

性别:女

个人档案:2003年夏天登陆多伦多,来自四川。原为中国某大型国营企业IT技术人员,现在多伦多某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记者:薇尘

采访时间:2006年4月13日

其实,我本来当然不是这样的,没有人天生就喜欢去抢别人的老公。甚至在参加工作走上社会大染缸之前我应该算是个相当保守的女孩。我的初恋──大学的男朋友就是因为我不肯和他上床他才跑掉的,但是失恋也没改变我的信念,我还是觉得一个女孩应该把第一次给自己的老公。我所有的朋友听了这话都大笑,说我是出土文物。是的,作为80年代出生的人有我这种观念真的是太特别了。


我就是带着这种观念走进了我在国内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工作单位,那时候我20岁,对生活充满憧憬。

我的那个单位是个很有名的集团公司,我完全靠自己的实力得到的这份工作。在大学每学期我都拿一等奖学金,从大二开始我就自己揽私活给一些小公司设计做网页什么的,学费生活费都不用家里出。当然也主要是因为那个时候我是个朴实的女孩,不追求虚荣,所以生活花费不多。在公司,工作上我很快就适应了,甚至觉得太没挑战性了,这就是国营企业的特点。人际关系上,因为我是年龄最小的,所以大家好像还蛮照顾我的,我自己本身也是个随和的孩子,所以和同事相处得很不错。另外我每月领到的薪水也蛮高的,因为奖金外快比较多,比我同学的都高。一开始的时候,我常想可能我的一辈子就这么平淡无忧的过下去了吧。

工作3个月后,我有了一个男朋友,他是我参加网友聚会的时候认识的,是个很帅的男生,北京人,说话特逗,虽然比我还大一岁但还没毕业在读大四。我知道他毕业了肯定会回北京的,但是我对自己的工作能力特别自信,我偷偷地想,到时候就辞职跟他一起去北京,我肯定很快就能找到新工作。总之是从没想过要和他分开。我真的特别爱他,他对我也很好,但是我还是不同意和他发生那种关系。每次拒绝他都能看得出来他很不高兴,我就总是傻傻地安慰他,我想在我们的新婚之夜给你一个纯洁完美的我。他听了总是看看我轻轻一笑,最后也不勉强我。我当时就以为他也赞同我的想法。

恋爱半年后,他快要毕业了。5月底的一天晚上,我们在一个酒吧玩。我跟他说,下个月我就辞职吧。他听了吃一惊的样子,瞪着眼睛问我为什么。我还觉得他莫名其妙呢,我说,当然是为了和你一起回北京呀。他本来搂着我,听了这话马上把我一推,好像被我烫了手臂一样,拿一种像看陌生人又像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我说,你别开玩笑了。我当时感觉头“轰”的一下,随后就急了,我大声问,什么开玩笑?你不想我和你在一起吗?他居然干笑了一下说,我跟你不可能。我一下子就哭了,他怎么这样说?我不停地问,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是真的爱我?你只是想临时玩玩?以前他惹我生气我哭的时候,他总是抱过我亲一亲,说笑话逗我笑。但是这一次他只是拍拍我的头,叹口气说,你别天真了,现实没你想得那么简单。我似乎又看到了希望,马上说,你担心我找不到工作吗?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更好的工作。他摇了摇头,想说什么又没说,低头顿了顿,又看着我说,再说你也没那么爱我吧,我们分手你不会多难过的。我大声说,谁说的,我很爱很爱你,一辈子不想分开。他又干笑了一下说,你爱我?那还不肯和我make love!

我这才知道他原来一直误会我。原来,对一个男生来说,不和他make love就表示不够爱他?不管你对他多么好,只要不同意那样,他就会全盘否定你的爱。我人生21年来第一次对自己的信念产生怀疑,因为我真得很爱他。我抓住他的手,急着辩解,不是的!我真得很爱你,我只是想让你在新婚之夜成为最幸福男人。他的手没什么温度,说的话也很冷:拜托,你要找也找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我当时真是昏了头,又着急又委屈,我急于想证明给他看我有多爱他。我拖起他就往外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当时酒吧的那个歌手正用沙哑的嗓音唱着那首老歌:你到底爱不爱我?/我不知该说些什么/你爱不爱我?/撕掉虚伪也许我会好过……

 出来“打的”,到了我租的公寓。自始至终我都紧紧抓住他的胳膊,好像生怕他走掉。他一直默默不语,不反抗也不回应,跟着我进了门。我的公司本来给我安排了宿舍,但是要和另一个单身女孩合住一套二室一厅,我觉得不自由,想要完全属于自己的空间,就在外面自己租了一套一室一厅。

我把他直接拽进了卧室,然后开始亲他。以前我从来没这么大胆主动过。他一开始只是任我亲,没什么反应,然后我把手伸进他衬衫里,他就开始回应我,直到kiss得快喘不过气,他才抱住我的头挪开,眼睛红红的看着我喘着粗气问,你真的,愿意吗?我点点头。他一下子就抱起了我……

第一次,除了疼,还是疼,我没别的感觉。其实那一刻我很想哭的,不是因为身体的疼。但我忍住了,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不要委屈!你一定要让他知道你爱他,只要他明白你就值得,不是吗?!

他好像挺激动的。后来睡觉的时候一直抱着我不松手,我却睡不着。很想问他,是不是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第二天,第三天,我请病假,他那个时候也没人管他们考勤,我们就窝在房间里不出来,饿了就吃面包和方便面。他咬着我耳朵说,你知道吗?你憋死我了。害得我大红脸了老半天。可是,如果在以前,他说这话我是听不懂的。唉,21岁,我从一个女孩变成了一个女人,开始懂得听黄色笑话了。

那两天我又跟他提出辞职的事,他想了想说,还是等等吧,你先上网看看北京那边有没大公司招聘,等找到新工作了再辞职。我不由地点头,他比我大一岁就确实比我想的成熟多了。

我开始看招聘信息,没什么大公司,但是有几个公司看简介上说的还不错,他就帮我打电话过去问,但问完总是不满意。他说这几家公司都是创业不久的私企,不会很正规。我说,先去一家干着呗,慢慢再跳槽。他瞪我一眼说,要找就要找个好点的,起点要高。我吐吐舌头就不敢反驳了。

结果,一直到他毕业,我也没找到新工作。最后他要回北京了,我就哭,想一起走。那个时候已经开始患得患失,很怕他一走就再也见不到了。他抱着我说,那就请几天假,你先跟我一起走吧。我高兴地抱着他脖子笑啊笑啊,都笑出眼泪来了。他也笑,笑着亲我,傻猪猪。

我就跟公司请了半个月假,本来想请一个月,可是处长不同意。然后就跟着他到了北京,他让我住到一个公寓里,这是他家的另一套房子。他没有带我回他父母住的家,他说他父母反对他和外地女孩谈恋爱,他说等我以后真正在北京工作了再跟父母讲。我觉得他说的对,就乖乖地自己住了下来。然后,他就走了。走之前说头两天肯定不能过来找我了,因为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忙。我点点头,他高兴地说,真乖。可是,我问他要他家里的电话,他却有点犹豫的样子,我心里突然就挺不舒服的,就有点生气地说,不给就算了。他摸着我的头笑了,说,给,当然给,我只是想说除非有很重要的事否则一定要少打电话给我,免得他们怀疑。我在心里松了一口气,答应他,你放心,没重要事一定不打。

于是,我就自己一个人在那个空房子里呆了三天,中间只出去了一次买了一些吃的东西。我不出门倒不是因为人生地不熟,在一个新地方我自己也能逛,只是我没那个心情而已。我就想等着他,快点把他等来。

他在干什么?我以为我能猜到能想象到。但是,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自己的想象力其实很局限。

  我在北京呆了3天,我的那个男朋友一直没有任何消息。我一直忍着不敢给他打电话,因为他说过没重大急事不要找他。

但是我真的很想他。第四天,我出门想在附近逛逛。锁门的时候,旁边一家的门也开了,走出来一中年妇女,她看到我就吃惊的“咦”了一声问,你是谁?怎么住老张家的房子?我想这位老张应该指我男朋友的爸爸,因为他姓张。我只好说,我是XXX(我男朋友名字)的大学同学,来北京办事借住几天。她说,哦,原来是同学,我还以为是养了个小情人呢,不过谅这小子也没这个胆儿,XX那丫头可不是省油的灯!

XX?一听就是一个女孩名。她是谁?怎么这话里好像有话?我的心一沉,真的是明显的一沉,我极力镇定,脸上装着若无其事地笑着问道,XX就是XXX(我男朋友名字)的女朋友吗?那阿姨说,啥女朋友,婚早都订了,就快要结婚了。我赶紧扶住墙,觉得自己要瘫倒了。拼尽最后一丝力量挤出笑又问了一句,XXX刚毕业呢,还不到结婚年龄呢,怎么能结婚啊?阿姨说,咳,人家要去美国结婚呢,那里不管年龄。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又回到了屋里。我坐在地上,大脑一片空白。等我有点意识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有点暗了,夕阳的光穿过窗户透过来,万分凄凉的感觉。我哭了起来。

我一定要找他问个明白!为什么要骗我!心痛参杂着悲愤,我冲下楼,到公话亭给他打电话。我当时想,如果他给我的是假电话号码,那我就把他房子里的东西全砸了。还好,电话号码是真的。他接的,一听是我,语气非常不好,不是让你不要打电话吗?!我大声问,XX是谁?他在电话那头沉默了,我说,你马上给我过来!然后就挂断了电话。过了一会,才意识到自己一直在发抖。

不到半小时,他来了。第一句话就是,你听谁说的?我说,你甭问这个,你为什么骗我?他叹口气,走过来想搂我,我一下子闪开了。

接下来的具体情形我不想说了,不愿再回忆那一段了。总之据他说,那个女孩是他的青梅竹马,两家父母关系特别好,早就给他们订过娃娃亲,那个女孩也特别喜欢他。几年前,女孩一家去了美国,但一直保持联系。后来他大二的时候那个女孩回国了一次,向他表白了,可是他知道自己对她没那种感觉,但是当时也没忍心拒绝。接着他的父母知道了这事,就软硬兼施让他答应女孩。而他也很想出国。在一种非常复杂的心情下,他同意和她订婚了。然后他开始准备考托福,而女孩的父亲就开始帮他办到美国留学的事宜,一切都很顺利,只等他毕业了就可以飞美国去和未婚妻团聚结婚了。他认识我的时候,刚考完托福不久,成绩不错,正是踌躇满志,怪不得我觉得他非常意气风发马上就被他迷住了。

我愤愤地问他,既然你有未婚妻,为什么还要招惹我?他定定地看着我说,因为,我喜欢你。就这一句话,顷刻间,就差不多瓦解了我心中所有的怨愤。我喃喃地说,那你也不应该不跟我说实话,不应该和我发生关系。他说,那天我告诉你我们不可能的,但是你突然变得那么主动,我就控制不住自己了。而且,他又补充说,我以前一直以为你不是很爱我,因为你不肯给我,只有到那一刻我才知道你是真的爱我,我觉得自己幸福得要死掉了。我又问,那你为什么回北京前不告诉我?我们俩说这席话的时候,之前发生了一些事,他正抱着我,听我这么问,他的手臂收紧,勒得我有点喘不过气来,耳边听到他说,我舍不得你,怕告诉你了你就不理我了,我想骗你一天是一天。

唉,那时候真是傻。明明被他骗,但他这么说了,在我听来这种欺骗似乎也是爱的一种表现。哈哈,多可笑,女人真是喜欢做梦的感情动物。

我不知道别的女人怎样,反正我特别依恋自己的第一个男人。他让我等他,说他到了美国后会想办法把我也办出去,然后我们就又可以在一起了。他说他早晚会离婚的。其实在内心里,我不相信他这话的,但是我告诉自己,要相信他。至于将来,我不敢想。

他20天以后就要走了。我又向公司提出补请几天假,处长很不高兴,不给我补假,我给他搁下了三个字:随便吧。就挂了电话。我知道我极有可能会没了这份工作,但是那算什么,我不在乎。

剩下的时间里,我们天天在一起,他好像也豁出去了。甚至有一次他还把我带回了家。那天我发烧了,中午的时候,烧到38.7度,他背我下楼去医院。我趴在他背上,听着他急促的呼吸声,忍不住就哭了起来,为什么我不能永远这么幸福?!他似乎也很难过,打点滴的时候,他一定要抱着我,当时注射室里很多病人,我很不好意思,但他不管,就那么一直抱着我。打完点滴后,他背我上了出租车,然后跟司机说了一个地址,陌生的。我问,去哪里呀?我摸摸我的额头说,去我家,让我妈给你熬姜汤喝。我不可置信地瞪着他,他笑了,说,乖,不用这么紧张。

到了他家,他还是背我上楼。他妈妈一个人在家,看见我,好像也没怎么吃惊。看来是知道我们的事了。这点我真没想到,没想到他会跟他妈妈说。喝完姜汤后,他让我在他房间里睡一会。迷迷糊糊间听到客厅里有吵嚷声,我迷迷糊糊地想,可能是因为我们的事在吵吧。等我醒来的时候,他坐在床边看着我。我送上一个笑容说,我们回去吧。他说,好。我们出门的时候,他妈妈递过来一个保温壶,我低着头说了谢谢。他妈妈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晚上,他的手机响了。他看到号码皱起了眉头,看了看我,但是还是接了。我的直觉是他未婚妻打来的。那边好像在问他在哪里,和谁在一起,在干什么?他一直皱着眉,但语气控制的还好,没显出不耐烦,只是有点冷淡。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直接地感觉到那个女人的存在,第一次直接地认识到,我在和别人的老公在一起。我以为自己会内疚,但是没有。如果说我抢了她老公,那她何尝不是利用身份优势抢了我的男人

生活中没有奇迹。20天以后他按时出发了,事情没有任何改变。我没有去机场送他,因为他父母会在。分手的那一刻,突然有一种感觉,我们是永远失去了。我泪如泉涌,他抱着我也哭了……

第二天,我也回到了我的根据地。我居然没被开除。几天之后我知道,是公司分管我们科室的X副总(X是副总的姓)保住了我的饭碗。我的直接头头打报告说我无组织无纪律,这种员工不能要。那位副总说,这个年轻人我有印象,技术上有潜力,再给她一次机会吧,年轻人难免会毛躁。

我知道的那天下班后,我直接上了副总办公的那层楼,在楼梯口等他。等了好久,才看到他和秘书走了过来。我鞠了一躬说,谢谢您。他看着我,脸色有点严肃,然后没说什么就进了电梯。后来我才知道自己这么做真的很幼稚,那个时候我不懂处理人际关系,其实我一直都不太懂。

当时只是想,X副总的眼睛真是可以用深邃来形容了。其实他只有30多岁,一表人才,妻子是市里重要领导的独生女。我真是不解,他作为一个“海龟”,需要用联姻来提升的事业吗?别告诉我他们之间有真的爱情,我不信。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不再用美好的眼光来看世界了。

我那个男朋友去了美国后,过了几天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问我,你还好吗?我哭了,不好,很不好。他说,乖,别哭,等我。我问,你真的会离婚吗?其实后来我知道这句话真不应该那时候问的,唉,那个时候我真的不懂怎么和男人打交道。我只会给他压力。当时他停顿了一下,才说,会的。

一个月后,我们开始在msn上聊天,一般在他的白天我的晚上。我知道他晚上不方便,心里很不平衡,就总想跟他闹。有的时候故意不上线,让他着急;有的时候他的晚上我就给他发E-mail说自己病了要死了,让他担心……21岁的我确实不成熟。

这种不成熟的表现缘于内心的极度茫然和惶恐。没人能真正理解,包括他。我自己都难以形容那种心情。甚至对自己都有极深的厌恶感。

他一直不肯告诉我他在美国的电话,这一点让我对他开始了怀疑。大概他离开的两个月后的某一天,他给我打电话,说着说着,我听到他那边有开门的声音,然后他匆忙地说了一句,就这样吧。然后就挂断了。这一次又是让我直接的感受到了那个女人的存在,不过这次在他身边的是她。

当时突然觉得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我想大喊,想大哭,想大闹。那是个秋天的晚上,我冲出门,天已经很凉了,路上没几个行人。我跑了起来,跑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疯狂的跑……城市的夜晚,我只能这样发泄。最后,我精疲力尽地倒在了地上。我闭上眼睛懒得动。突然听到有人问,你怎么回事?我心想,不会是流氓坏蛋吧?睁开眼睛,却对上了一双深邃的眼睛,只是这双眼睛没平时那么严肃了,还透着一丝关切。我口齿迟钝地叫了一声,X副总。

他不说话,向我伸出一只手,我握住,那双手臂非常有力地就把我拽了起来。站稳了才发现,原来我不知不觉间居然跑到了公司大门口。

我低声说,谢谢副总。他皱着眉看着我,过了一会才说,跟我走走。然后就转身往前走。我看看周围,没车子?他没回头,却似乎看出了我的疑问,说,今晚加班,只是出来透透气。我“哦”了一声就跟在他后面走起来。走了大概有10多分钟,已经离开公司一段距离了。他突然问,你,准备纵容自己到什么时候?我哑口无言。他停住脚步,身影在路灯下拉的很长……

 上次讲到和X副总在公司附近散步,他突然问我,你,准备纵容自己到什么时候?

我怔住了。他继续说,对自己过分放纵就是堕落的开始。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喃喃地说,我也没办法,我也没办法……他突然站到我面前,看着我的眼睛,眼神坚定地说,就到此为止了!你什么都不要想,现在回去睡觉,明天开始你需要每天加班。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转身大步离开。我脑袋空空的回到公寓倒下就睡,不知道为什么居然睡得很快很沉。

果然从第二天开始,处长安排给我的工作量加多了一倍,每天晚上要加班才能完成。我是个工作认真的人,对自己的专业也很有兴趣,所以在忙碌的时候一般很专注,不太会分心想别的。同事们经常问我为什么不抗议每天加班,我总是笑笑说,没所谓啦,反正我晚上也没事干。其实我很想说,这是对我最好的帮助,我从心里感谢X副总,虽然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对处长交待的,虽然我很少见到他,见到了也不敢说什么。这次我隐隐感觉到找他道谢是不妥当的。

那段时间我没有上msn,和美国的那个他差不多失去了联系,开始几天他发E-mail问我怎么回事,看着那些信,我突然觉得累了,很累了。过了几天我终于给他回信,只有两句话:你好好和你老婆过吧,不要再找我了。信发出去当天他就打来电话,问为什么,你不是说会等我的吗?我笑了说,现在不愿等了。后来他又打过几次,我看到手机的显示号码就不接。我发现自己原来也可以做到决绝,也许我骨子里也挺狠心的。

那年元旦前,我们科室聚餐,处长也请了公司的几位老总。X副总因为是分管我们的,所以大家都觉得他更亲切,给他敬酒的时候也最放得开。他也爽快得很,好像心情也不错。我是小字辈,等轮到我敬的时候,他的脸已经有点红了,可眼神还像平时那么深邃。

突然觉得他非常有魅力,其实他本来就是一表人才,只是我以前很少从一个女人的角度去看别的男人。我说,谢谢X总对我的关照。这是一句场面话,但是我们彼此知道并不仅仅如此。他笑了,看着我的眼睛说,明年继续努力!然后就把酒喝了。我要干了手里的那杯酒,刚喝了两口他就说,行了,别喝那么多了。旁边的两个女同事说,X总你偏心哦。他笑着指指我说,她还小。

不过最后我还是有点醉了,因为我酒量不行,不过我头脑还是清醒的。散场的时候,在酒店门口送老总们先上车,我站在X副总身后,他要上车了,回头看我一眼,我马上送上一个傻笑,他也笑了,说,回去喝点糖醋水。

回到公寓后,心里有个很强烈的愿望,就是想知道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关照”?我知道他的手机号码,这个在公司里不是秘密。喝酒真是很壮胆,我借着醉意拨了那个号码,很快听到他沉稳的声音,我突然又不敢说话了。他问,哪位?问了两遍,我才唯唯诺诺地答道,我是小Y(我的姓)。他那边居然好像没惊讶,只是问,怎么还没睡?我急急地说,对不起,打扰您了!他说,很晚了,去休息吧。我说,好。道了晚安就马上挂了电话。然后心脏“怦怦”跳的呆坐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自己什么都没问。

从那天起,我觉得自己好像变了。我不再想原来的那个男朋友了,而是时不时地倒想着X副总在干嘛?在公司里走动时,我开始下意识地搜寻着他的身影。可是当真的看到他时,我又赶快的收回目光。

春节放假,我回到父母家。心里还是很不安分。大年三十晚上,我又喝了点酒,于是又壮起胆拨了那个号码。这次他一接电话就说,过年好。我忍不住问,你知道我是谁吗?他笑了,是谁都该问声过年好。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他那时候的谈话语气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他问,小丫头你不是给我拜年的吗?我才确定他知道我是谁。突然就有了胆量得寸进尺,问他,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他说问吧。我又要求,可以见面问吗?他说,你的要求很高啊。我心想,完了被拒了。却听到他又说,好,给你10分钟,你在哪里?我说了我父母家的地址,差不多是郊区了。他说就在小区门口吧,半小时以后到。

 我放下电话就去了大门口,几乎不相信这是真的。当时已经9点多了,虽然是过节路上也没几个人,大家都在家看晚会吧。胡思乱想中突然听到汽车喇叭声,抬头一看正是他的车。是他自己开的车,他朝我招招手,我走过去坐进车里,感觉很拘谨。他笑了,怎么不说话?不是有事问我吗?

这个时候我明显感到自己实在太幼稚了,我和他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不可能同等对话。这种感觉让我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他没再追问,只是说,你家这边环境不错。我们就开始闲扯了几句,然后就沉默。这种气氛让我如坐针毡,只好匆匆拜了年就想走人。要打开车门的时候,他突然说,你只有这一次机会。

我停住了。回头对上他深邃的眼神,那里有些东西在闪亮。我吁了口气,好吧,问就问,你为什么对我好像很特别?他没思考便说,看到你我就想起了自己当年,你和那时的我太像了。我没想到是这个答案,心里隐隐有点失望。他说,记住,不要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你要牵着别人的鼻子走。我再一次惊讶,想不到他会说这样的话。

那天什么也没发生。他说完这几句“警言”就离开了。假期过了再上班,我的工作恢复了正常不用再加班,看来幕后的他认为我已经没事了。我却养成了给他打电话的习惯,每周会打一次,他似乎也喜欢和我说话,但他很少谈自己,是明显的回避。不过我们没有再单独见过面。

就这样过了半年。有一天下午,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是市某局打来的,说他们已派了车子过来接我去一下找某处长。我心里很纳闷,不知道自己怎么和某局扯上了。但还是去了,似乎也不容我拒绝。到了以后,才知道某处长是个女人。这个时候我突然想到这是不是X副总的妻子。

果然,她自我介绍就这样说了。我开始隐约意识到她找我是为了什么。她上下打量着我,似乎很意外的样子,然后哼了一声说,我还以为多漂亮呢,就你这样的还想做妖精?

我当然听不了这种话了,我才不管她是谁呢,就也毫不客气地说,请您说话客气点,我没做错过什么。她大声问,整天给我老公打电话的女人还想让我客气点?我想反驳,但是她挥挥手不让我说,不屑地看着我说,本来我还想着怎么对付你,现在看来根本没这个必要,你回去吧,我不值得为你这种货色浪费口舌。

这就是市里某重要领导的独生女的作派。我气愤地走出某局,满肚子郁闷火气不知道该怎么发泄。她的话极大的打击了我的自尊心。我没回公司,就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越想越气,终于作了个决定,好,你瞧不起我,认定我勾引不了你老公,那我就偏要勾引勾引试试,这可是你逼我做的。

于是晚上我就给X副总打电话,用悠悠的口气告诉他,我准备出国了。我就是要让他放松警惕,因为就算和一个即将离开的女人发生点事也没什么大碍不用负什么责任。他有点意外,问我工作上有什么不愉快吗?我说没有,就是想换个环境。他问我是留学还是技术移民,我说是移民,然后问他可不可以帮我提供一下有关资料。他笑了,问我,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会帮你?我是你的领导你居然敢告诉我?我也笑了,说我不是像你嘛,你不帮我不就是等于不帮自己?

  其实我根本没想过移民,事实上我甚至都没想过要出国,我就是想报复一下那个女人,至于以后怎么做我先不想,因为我一向自信凭自己的能力在哪里都可以生存的不错。于是,我开始经常打电话问他国外的一些情况,因为他毕竟在美国呆了很多年,还让他帮我在一个材料上盖了一个公司的印章,总之一切都做得很真。

两个月后,我跟他说一切顺利,说我要请客谢谢他。他问,你请什么客?我说,你放心,我既不请你去餐馆也不去夜总会更不请你上我家。他哈哈大笑,就算是答应了。结果我是请他看的电影,他非常吃惊,但看起来也有点高兴,还感触地说,我已经10年没进电影院了。

随后发生的一切我不想说的太详细。我只能说,那个女人低估了我在她老公心目中的吸引力,当然,这种吸引力能最终产生突破防线的作用力还是因为我要出国的假象。不过,当我和他上床的那一刻,我似乎感到了一点悲哀,但不是难过委屈。也就是说和他make love,我并没觉得勉强。以后的经历也证明了,对于不喜欢的男人,我是不会勾引的,这是我和那些“小姐”的本质区别。

我不但要和他上床,更要他付出金钱,等于说让那个女人人财两空。当然我不会直接说要钱,我只需要适当的发发愁,大凡一个有点实力的男人都不会让自己的女人为钱财发愁的。

他给了我一笔钱,我在郊区租了一套公寓,我们开始经常幽会。他越来越迷恋我,有一次他问,你可不可以不走?我反问他,我可以吗?他紧紧地抱住我,不语。我叹了口气。到了这个时候我觉得自己不走也要走了。

因为之前有托福成绩,我开始申请加拿大的学校,结果很快就收到了offer……真的要走了,不能不说没有留恋,但是留下来只能难堪。我意识到自己并没有赢,虽然他又给了我一笔钱。说实话,我拿了这钱就是为了惩罚那女人。

走之前的那一周,他除了去公司开会剩下的时间都陪着我。我们在一起一开始就面临着分离,这给我们的感情加了些悲情的意味,这种悲情让两个人更加疯狂的迷恋。我本来的计划是让那个女人知道这一切,但是,我没做到,因为最终不想伤害这个男人

他去机场送我,分手的那一刻,他把我揉进怀里,似乎想揉碎我。当他说,等我,我会去和你团聚。我听到了哽咽声,努力抬起头,他深邃的眼神下,泪已成行。

直到现在,他还是会在电话里跟我说,等我,我一定会去找你。在多伦多,我一直没有好好谈恋爱,不知道是不是潜意识里真得在等他。

在这里,我只是已经不习惯没有男人的生活。其实我也想过找个人结婚,平淡地过一辈子。于是我和学校里的男生出去玩,但是却发现他们真的太幼稚,虽然我并不比他们年长,但是成熟度确实不是一个档次,这是我不能接受的。

于是我开始把目光投向那些来自中国的单身男移民,通过网络认识了几位,也都dating过。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说我似乎运气很不好,为什么我遇到的这几个都是小气猥琐的男人呢?也许长期的海外独身生活会让一个正常人变态。

反而是几个已婚的男人让我觉得更像个男人,与其做上述几位单身男的女朋友,我倒更愿意做这几位已婚男的情人。当然这些男人是不会轻易背叛家庭的。直到有一天,不该发生的发生了,但是一切又是那么的自然。我和这些已婚男人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也不会给他们任何压力,从来也没想过要他们离婚。他们似乎也没有这个打算,大家都只是为了happy。

这种生活,也是相当的充实。但是,我也经常会有不安,也许年龄越来越大了吧,可能我也需要稳定的感情。但是我已经不知道稳定的感情是什么样的了,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和一个人发展一段稳定的关系。生活,暂时先这样吧……

 
 
地址: 山东省潍坊市东风东街360号世纪泰华A座1705室  E-mail: info@wf169.com  客服热线:0536-8221889
Copyright 2005-2010© Yinghao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潍坊英豪网络信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山东潍州律师事务所 刘元军律师 网络实名:潍坊都市网 鲁B2-200310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