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169卡在线购卡商家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生活 -> 情感热线 -> 正文
 
王菲:李亚鹏陪我走过生命严冬
  时间:2006-12-28    作者:不详    来源:网易女人
页面功能 【 我来说两句 】【字体: 】【 打印此文 】 【 关闭
文/今生

  作者的话:李亚鹏在众多人的心中从来就是一个花心大少,从瞿颖到周迅,他似乎从来就没有停留过追逐爱的脚步,但哪一个都不长久。直到他遇到了王菲――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天后。当两人传出结婚的消息时,有多少人为王菲不值。但两人婚后的生活,却是那样的和谐、幸福,尤其在女儿的病痛前,他的坚强与冷静,让他成为全家人的脊梁,使得妻子和周围的人对他刮目相看。


王菲早期《男人帮》写真

  祈求幸福的女人遭遇爱情浪子

  我认识李亚鹏是一个很偶然的聚会。那时,我和谢霆锋结束了一场近似闹剧的恋爱,觉得自己这辈子是不会再有婚姻了。在那次很平常的聚会上,李亚鹏给我的印象很一般,以前只是知道他的一些情况,但不是特别的熟悉,也没往心里去。倒是他见了我有些激动,说:“自从《笑傲江湖》一别,还以为我们真的相忘于江湖了。”我只把他的话当作客套,笑着说:“哪里不是江湖呢?”也许是我的话触动了他的情绪,接下来就是一阵难堪的沉默。

  可过了没多久,他又走到我身边,开始和我说一些音乐上的事。我有些奇怪,问:“你不是拍影视的吗?怎么对音乐感兴趣?”他笑着说:“拍影视不受欢迎,所以想到乐坛上混饭吃呀,还请你这位歌后多提拔呀。”这话要是别人说,我肯定会不高兴,可不知怎么,从他嘴里说出来,我倒没觉得有什么调侃的意味,觉得他倒是真的想搞音乐。他告诉我,他已经到了拍影视的末期,今后准备往幕后发展。他特别说明希望有机会能和我合作。我礼貌地答应了。

  原本以为随口说的一句话,没想到他却认真了,没几天,他就打电话来约我谈合作的事情。那天我和几个朋友要打麻将,正好差一个人。我对他说:“合作的事先不谈,我这里正差一个人打麻将,你能来吗?”他二话不说,放下电话就赶来了。我的朋友都知道我玩起麻将来就没有个够,打一个通宵是常事,所以他们都有准备。李亚鹏第一次和我一起玩麻将,却好像也了解我这个习惯似的,打了一个通宵,他竟然没有一点倦意,这倒让我不太好意思了,于是就答应了和他合作。没想到,这竟然成了我们交往的开端。朋友们知道我和李亚鹏走得很近乎,都提醒我说:“这小子很有心机,追女人有一套,而且追的女人都比他有名气,你可要小心,别着了他的道了。”

  朋友的提醒倒让我上了心,自从和谢霆锋的闹剧收场后,我对男人有些戒心,但又一直以为一个人只要光明正大地谈恋爱,也没什么不可取的。于是,找了个机会,我就问他的恋爱是怎么回事。他沉默了一会说:“外人都以为我是为了名利才去追求爱的,其实,我比任何人都想有个家,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但这些都不可能强求,缘分没到,只能选择分手。外面说什么的都有,但我问心无愧。”我本能地相信他说的是真话,因为,我从没见过和他分手的女人指责过他,这一点很少见。当我还在沉思中时,他望着我说:“我知道你可能对我也有疑虑,但用不了多久,你就会了解我的。”从那一刻起,我真的想了解他了。

  我们开始了交往。说真话,开始的时候我没有多少信心,倒不是因为他的负面新闻,而是我要比他大了近7岁,而且我已经不年轻了。但李亚鹏的热情打消了我的顾虑,他说:“我的女朋友几乎都比我大,你也不例外。唯一例外的是我们不会分手了。”朋友们听说我在和李亚鹏交往,都很吃惊,他们从很多方面来分析李亚鹏的企图,竟然被他们说得头头是道。我平静地等他们说完了,才说:“你们说的都有道理,可你们想过我了吗?我除了事业还能有什么?假如爱是赌博的话,我愿意赌这一次。”朋友们问我凭什么相信他?我说:“他对我说了,他喜欢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假如他不是真心的话,会让我为他生孩子吗?”朋友们无话可说了。于是,在众人的怀疑中,我们结婚了。

  居家好丈夫

  我和李亚鹏结婚后,决定把家安在北京郊区的一个别墅区。在装修的时候,李亚鹏忙里忙外地指挥着工人,可我对他的品味却不满意,干脆就自己越俎代庖了。李亚鹏想提出异议,我对他说:“你听我的没错。”我的声音很大,连装修的工人都听到了,他们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他。这些来自农村的工人大概在家里都是说一不二的,猛然见到一个女人对老公发号施令,都觉得新鲜。我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但我就是一个急脾气,没法改。我正想着如何给他一个台阶时,他却笑呵呵地说:“行,就按你说的办。”看他的神情,没有半点不自在和尴尬,相反,倒让我自己对自己的想法觉得有些不自在了。

  在自己的新家里,我感受到了久违的家庭生活的气氛。那种围炉夜话的情景一直是我盼望的。我和李亚鹏似乎有着说不完的话,以至于我都想退出乐坛,一心过家庭主妇的生活了。我跟李亚鹏说:“我不再唱歌了,可以吗?”原以为他会反对,因为不开演唱会,我们的收入会少一大截。李亚鹏很干脆地说:“我尊重你的意见。”第二天,他特地打电话给我的经纪人,说了我的意见。我的经纪人当然反对了。李亚鹏费了一番口舌去说服她。后来总算有了折中意见,工作减半。为了把握这个度,他干脆把我的公司并入了他的公司里了,这样,工作量就可以由他来安排了。

  有了他的体贴和照顾,我的日子舒心多了,我们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再生个孩子。李亚鹏一直想把新生的孩子当作自己婚姻牢靠的基石。但想到我的年龄,他又些担心。倒是我不停地安慰他,说自己有信心再生一个孩子。李亚鹏自然很开心,但他还是和我说明,一有不适,立刻终止妊娠:“毕竟你是我的最爱。”听了他的话,很少感动的我也被感动了。

  终于,我怀孕了。在得到确诊以后,李亚鹏推掉了所有的工作,安心地呆在家里陪着我。他是一个好动的人,现在,要一心呆在家里,也真难为了他。有时我看着他在家里有些无所适从,就劝他出去走走,他摇头说:“我只有看着你才踏实。”呆在家里的他,每天没事就看一些有关胎教和婴儿早期教育的书,有时还有模有样地拉着我要实验。有过一次当母亲经验的我笑着说:“我以前也试过,这些都没什么用。”处在幸福中的李亚鹏可不管这些,他依旧乐此不疲地干着准爸爸们常干的荒唐事。

  他不愿出去,我却嫌呆在家里太憋闷了。有一天,我开车出去,到市区的家具城买东西。结果一露面就引起了围观,有的人举着相机狂拍,还有的人高喊:“王菲(妃)出巡了。”要不是保安经验丰富,我还真不知道如何离开。李亚鹏知道了,脸都白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男人这样惊惶失措。他对我说:“你太莽撞了,从今天起,你哪也不许去了,就在家里呆着。”我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只有心虚地接受他的处理。

  我的出行让记者知道我快要生孩子了,这对喜欢抓新闻的记者有了守候在家门口的动力。我们的房子周围常有记者出现,一有机会,他们就拍照。还有的记者包下了周围的高楼,呆在那里用相机监视。李亚鹏对这种情形烦不胜烦,但也没办法去驱赶。为了防止记者骚扰,他把屋里所有的窗户都装上了厚厚的窗帘,几乎透不出一丝光线,呆在这样的暗屋里,让人觉得压抑。李亚鹏感慨地说:“我们生个孩子也太难了。”我调侃说:“谁说当我们的孩子会很幸运?这简直和坐牢没什么区别。”就这样,在他的精心呵护下,我们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只是,我们谁也没想到,这样的措施会在以后酿成大错。

  在临产检查时,医生查出了问题,他严肃地对我们说:“孩子的发育不健全,可能有缺陷,这是孕期措施不当造成的。你们要考虑清楚到底要不要孩子。”一听到这个消息,我们都呆住了。回到家里,李亚鹏不停地自责,说自己太糊涂、太马虎了。等到我们冷静时,开始商量是否把孩子生下来?在这个时刻,李亚鹏的坚毅让我更进一步地认识了这个优秀的男人。他说:“不管怎样,我们的错不能让孩子来承担,无论如何都要把孩子生下来,并用我们全部的身心去爱护他,让他健康地成长。”我无话可说,只是用力地点着头。

  勇敢的丈夫,慈祥的父亲

  为了能顺利生产,李亚鹏四处寻找医院,甚至一度有在家生产的意愿。后来总算找到了符合条件的医院。到生产那天,我因为难产引起大出血,后来他告诉我,当医生要他去签字时,他的手直抖,签了几次,才签好名。艰难的时刻总算过去了,我们的女儿出生了,但医生的话也不幸言中,女儿是兔唇。看着有缺陷的女儿,虽说我们有准备,但还是有些难过,不知道如何办才好。此时,又是亚鹏显示出一个男人的气概,为了不让消息泄露,影响女儿的成长,他用各种借口阻挡好友来探望,甚至是对他有着父子之情的张纪中也被阻拦在外。朋友们不理解,打电话来抱怨,我的手机几乎都要被打爆了。他也耐着性子道歉、解释,实在累极了,他才苦笑着说:“真没想到,被人关心也是一种罪呀。”

  但没有不透风的墙,女儿是兔唇的消息还是被传了出去。一家网站率先刊登了消息,紧接着就有报纸转载,一时间满城风雨,小道消息的蔓延,让我们有些不知所措,只能用沉默来应付。关键时刻,那些不知底细的好朋友出面了,他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为我们辩护,让我们觉得友情真是一件金不换的礼物。

  李亚鹏对我说:“他们要来看,就让他们来吧。否则,他们以后要怪我们的。”终于,防守的防线松动了,我们接受了好朋友们的请求。一开始,还担心朋友们是否能接受这个事实,也担心朋友们是否会怪我们。然而,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那英、刘嘉玲等一个个来来去去的朋友,全都留下了一串串的祝福,对外则守口如瓶。李亚鹏对我说:“每个人都把我们的女儿当自己的孩子,我们一定要治好她。”

  为了弄清女儿的病因,他还搬来了大量的医学书籍,查找着兔唇的病因,又四处找名医来会诊。当确信这种病可以通过手术医治时,他才松了一口气,安慰我说:“我们的女儿有救了,将来一定比你还漂亮。”听了他的话,我也被他的自信所感染了。

  为了能让女儿得到更好的医疗,我们决定到美国去动手术。为了躲避狗仔队的追踪,李亚鹏决定自己留在国内,而让我悄悄地带着女儿去美国。李亚鹏在国内又开始了揪心的等待,他不知道手术的结果到底怎么样?会不会留下疤痕?失败了怎么办?这些问题折磨得他睡觉也不安稳,他几乎每天都要打电话询问结果。等到我告诉他一切顺利时,他竟然在电话里哭了起来。

  回到家里,空荡了几天的屋子终于有了孩子的哭声,在他看来,这声音就如同天籁一般动听。晚上,我和女儿都要睡了,他反复回想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对我说:“我觉得要感谢的人太多了。我准备在自己的博客上写下自己的心得。你觉得呢?”我有些犹豫了,问他要不要如实写出女儿的病情呢?他说:“这件事总算有了一个了结,我们不可能瞒一辈子。对媒体也就算了,但对那些不知底细的朋友还是应该有个交代的。这个上天给我们的女儿,也应该让她知道我们的苦心。”我笑着白了他一眼:“酸!你做决定吧。”

  李亚鹏在自己的博客中表达了对所有人的感谢,他写道:“女儿是上天送给我的礼物,我要陪着她走过今后的风风雨雨。”对于那些散布女儿是兔唇的人,李亚鹏也表现出他的大度,他表示自己不会去追求他们的法律责任,他说:南美有一个传说,唇裂婴儿是降临到这个世界的神。国内如同女儿之‘神’者每年数十万之众。女儿在美国所接受的矫正术在国内尚属空白,我们已在联络美国的医院及国内医疗机构,准备和几个朋友一起捐助一个慈善基金,来帮助这些神灵。希望善良的人们多予支持,希望善在你我之间流动,希望善让这世界更可爱。就让一切随风吧。毕竟,女儿的平静才是当父母的最大心愿

  李亚鹏的博客发表后,立刻引起了反响,他以前在人们心中的负面形象得到了澄清,但更多的是送给我们的祝福。看着这些祝福,李亚鹏感慨地对我说:“以后,女儿看到这些,一定会明白父亲难当,她也一定会说我这个父亲当得还不错!”

  其实,他哪里是不错,简直就是相当的优秀。

 
 
地址: 山东省潍坊市东风东街360号世纪泰华A座1705室  E-mail: info@wf169.com  客服热线:0536-8221889
Copyright 2005-2010© Yinghao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潍坊英豪网络信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山东潍州律师事务所 刘元军律师 网络实名:潍坊都市网 鲁B2-200310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