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169卡在线购卡商家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生活 -> 情感热线 -> 正文
 
车祸伤了丈夫的命根
  时间:2006-12-1    作者:不详    来源:新浪网
页面功能 【 我来说两句 】【字体: 】【 打印此文 】 【 关闭
丈夫在一场车祸中丧失了性功能,因此获得肇事方赔付的一笔精神损失费。婚姻中突然失去了性,夫妻俩和谐难再。妻子越想越不服气,决定通过法律途径为自己的“性福”索赔……

  飞来横祸 丈夫伤了命根子

  49岁的余伟是四川省犍为县人,与48岁的妻子林芳结婚十多年,育有一个可爱的女儿。一家三口的生活虽然简单平凡,但也其乐融融。2005年春天,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搅乱了这家人的幸福生活。

  这年的4月1日,余伟去成都办事。中午,他走到成都市机投镇的一个十字路口时,突然,一辆蒙迪欧轿车从后面冲上来,余伟躲闪不及,被撞倒在地,当即晕了

  丈夫在一场车祸中丧失了性功能,因此获得肇事方赔付的一笔精神损失费。婚姻中突然失去了性,夫妻俩和谐难再。妻子越想越不服气,决定通过法律途径为自己的“性福”索赔……

  飞来横祸

  丈夫伤了命根子

  49岁的余伟是四川省犍为县人,与48岁的妻子林芳结婚十多年,育有一个可爱的女儿。一家三口的生活虽然简单平凡,但也其乐融融。2005年春天,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搅乱了这家人的幸福生活。

  这年的4月1日,余伟去成都办事。中午,他走到成都市机投镇的一个十字路口时,突然,一辆 蒙迪欧轿车从后面冲上来,余伟躲闪不及,被撞倒在地,当即晕了过去。

  余伟醒过来时,已经躺在了成都市武侯区人民医院的病床上。一名男子站在床前不住地向他赔礼道歉:“我是新手上路,一时操作不当,把你撞倒了。对不起!我已经请了一个人来照顾你。对了,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余伟这才想起自己遭遇了车祸,他动动手脚,倒也没什么大碍,只是下身疼痛难忍。想着自己没有按时回家,老婆林芳一定担心不已,他急忙打电话回家。“老婆,你要保持冷静,我告诉你一件事,我在成都出了车祸……”

电话那头,林芳怎能冷静,她焦急万分地问:“车祸?伤到哪里了?严重不严重?”余伟含糊地说:“不严重,不过医生说要住院观察观察。这里有人照顾我,你在家好好带女儿,就不要来了。”

  余伟哪里想到,放下电话,林芳就急匆匆地赶到成都。丈夫在电话里没有告诉她伤情,这让她更加担心:莫不是受伤严重,丈夫怕她着急,所以不敢说?见到丈夫时,他虽然躺
在病床上,但人很精神,林芳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她一把抓住丈夫的手,问道:“伤哪儿了,让我看看。”

  余伟看了看病房里走来走去的医生、护士以及其他病人的家属,顿时羞红了脸,他捂着被子不让老婆看。同一病房的病友趁机开起玩笑:“嫂子,你不知道, 车祸把他的命根撞坏了!”余伟听了,急得跟什么似的,他大声反驳道:“别听他的!只是受伤了,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林芳见状,忍不住笑了。在来医院的路上,林芳一直在胡思乱想:如果丈夫缺胳膊断腿了怎么办,他终生残废,这个家也就完了。这些年来,她在报刊电视上经常看到,不少幸福家庭毁于车祸。好在赶到医院一看,丈夫手脚都好好的,也没伤着脑袋,仅仅是“那个地方”受了伤,也就没往心里去。

  医生听说病人的家属来了,就把林芳叫去,向她介绍余伟的伤情。医生说,经诊断发现,余伟右下腹至腹股沟血肿、骨盆压痛,双下肢髋关节活动受限,包皮不规则裂伤,右侧阴囊不规则裂伤,睾丸外露。“到底严重不严重呢?”林芳听医生说了这么多问题,不免紧张起来

“说不严重也严重,关键是看他的恢复情况。”医生一脸严肃地说,“关键是他受伤的部位比较敏感,现在还不好说到底有没有后遗症。”林芳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随后,在医生的精心治疗下,余伟的伤一天天好起来。很快,交管部门认定,驾驶员李军(也是蒙迪欧轿车车主)系操作不当引发车祸,在事故中负有全部责任。李军对此没有异议。

  几天后,林芳担心家里的孩子,见丈夫的病情一天天好转,身边又有人陪护,便回了犍为县,只是隔三岔五地来医院看看丈夫,给他带点有营养又好吃的东西。

  意外打击

  丈夫再也“不行”了

  2005年7月初,余伟给林芳打电话,说伤已好得差不多了,想出院,叫她到成都帮着收拾东西。林芳赶到成都已是傍晚。恰好那天,余伟病房里没有其他病友,晚上,余伟拉着妻子的手说:“要不,你就住在病房里吧?”

望着余伟热切的眼神,林芳不好意思地拍了余伟一下,娇嗔地说,“去!叫我来医院,就是想着这个呀!”余伟憨憨地笑着,拉着妻子的手不放,急切地说:“这车祸伤得真不是地方,三个月没回家,当然想得很哪!”

  晚上关了灯,两口子相拥在一起,说着三个月来的相思之苦,都激动不已。但是好半天过去了,林芳也不见丈夫有什么动静,正在纳闷,余伟却突然翻身坐了起来。“老公,你
怎么了?怎么……没有反应?”林芳见余伟脸色有些难看,不禁惶恐起来。

  “我没有感觉!”余伟低声说,不禁用手捶打着床板,“完了,下半辈子可怎么过!”林芳赶紧抱着丈夫,尽管她的心也是沉甸甸的,但她还是耐心安慰丈夫:“别着急,你还在住院,可能不适应这个环境,回家休养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我知道,好不了了。”说着说着,余伟抱头痛哭起来。丈夫如此激动,让林芳很是诧异。她一把拉住丈夫,非要看看具体伤势。余伟这才迟疑地脱掉裤子,林芳一看,惊呆了,心顿时凉了半截,余伟的阴茎比以前缩短不少,而且成了畸形的。

  夜已经很深了,夫妻俩这才回到床上躺下,两人辗转反侧,一夜不眠。

  第二天一大早,医生来查房时,余伟支开林芳,惊恐地给医生讲了自己昨晚的“恐怖经历”。末了,他几乎哀求医生了:“医生,你一定要给我想想办法,我才49岁啊!”

 针对余伟发现的这一新情况,医生进行了会诊,又让余伟在医院继续治疗了一段时间,但情况始终没有好转。对此,余伟痛苦不已,林芳也很难受。其间,林芳顾不得女性的矜持,跑到主治医生那里,焦急地问:“医生,真的没有办法了吗?要不,给他做整形手术试试?”

  医生望着林芳,神情里充满了同情,但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说:“这不是整形不整
形的问题,关键是他的勃起功能消失,对性刺激已无法产生反应。我们想了很多办法,用了很多药物,也无法帮助他恢复功能。”

  林芳小心翼翼地问医生:“是不是后半辈子他都不行了?”医生无可奈何地说:“就目前的医疗手段来说,恐怕只能是这个结果了。”

  得知自己因为 车祸,再也不能做一个真正的男人了,余伟心都碎了。他真是悔啊!要是那天不出来办事,不就没有这场灾祸了?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该如何面对妻子?为此,他茶饭不思,形容憔悴。

  2005年7月底的一天中午,林芳正陪着余伟看电视,画面突然出现了两口子亲热的镜头,林芳还没来得及换频道,余伟已经揪着自己的头发大叫道:“怎么办,我成了废人,还要连累你一辈子……”

 林芳听了心头一阵阵地发酸,急忙好言相劝,把余伟哄上床躺下休息。她赶忙跑到卫生间,关上门,抑制不住地哭了起来。好半天,她抑制住自己的情绪走出卫生间,却发现病床上空空的,丈夫不见了!

  林芳慌了,四处寻找,当她快步跑到医院大门时,只见余伟提着一块砖头,正往外走。林芳急忙跑上去,一把抱住丈夫,颤声问道:“你要做什么?”余伟一边拼命挣扎,一边
声嘶力竭地吼叫:“他把我撞成了废人,老子也要去废了他!”

  林芳急了:“你不要太冲动了!你要再有个三长两短,让我们娘儿俩怎么活啊!”好不容易,林芳才将余伟拉回了病房。

  2005年8月初,余伟出院了,再住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按照医生的指点,余伟到四川华西法医学鉴定中心做了伤残鉴定。经鉴定: 车祸导致他的阴茎缩短、畸形、瘢痕组织形成,勃起功能消失。结论为:会阴部属八级伤残。

  拿着这份伤残鉴定书,余伟忍不住失声痛哭。自己外表虽然健全,可有谁知道他已经是一个残疾人了,一个下半辈子都将失去“性福”的人!

 余伟请了律师,向肇事司机提出索赔。双方达成协议:肇事司机李军以及保险公司赔偿余伟医疗费、交通费、误工费、精神抚慰费等共计10万余元,其中1.6万元属于余伟丧失性功能的精神抚慰费。

  长夜难眠

  失去“性福”夫妻尴尬面对

  8月中旬,已离家四个多月的余伟回到了犍为县的家中。当地政府很关心他们的生活,特别给林芳安排了工作,而余伟则在家里继续休养。面对着挣钱养家的妻子,余伟有着说不出的愧疚,每天晚上,他都在家做好饭,耐心地等着妻子下班。然而,白天的千般恩爱,哪里抵得住晚上的夜夜冷对。时间一长,林芳难免烦躁,忍不住向余伟抱怨。余伟心里原本就很难受,又有那么点自卑,变得特别敏感,一时受不了妻子的脾气,他大声对林芳吼道:“我就知道你看不起我了,我是废人了。不愿过这种日子,你就滚!”林芳委屈地大叫:“余伟,你叫我滚?你可别后悔!这样的日子,我可真是一天也过不下去了!”

  林芳当即回了娘家,想再也不回那个家了。可是,在娘家住了没几天,她又稳不住了,自己会不会太伤丈夫的心了?他也是很无辜的。丈夫独自带着女儿怎么过呢?谁给女儿穿衣梳头?想着想着,她就掉眼泪。一天,女儿给她打来电话:“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和爸爸了?是不是爸爸惹你生气了?爸爸叫我给你说,他对不起你,请你原谅他。”

  林芳一听,心软了,当天就回了家。晚上,她主动向丈夫道歉:“老公,对不起,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很烦,忍不住才向你发脾气的。”余伟抚摸着妻子的脸,心疼地说:“老婆,是我对不起你,你发发脾气是应该的。”林芳听了,心里更加难受,夫妻俩相拥着,苦涩难眠。

  时间一天一天地流逝,夫妻俩都小心谨慎地苦心经营着他们的无性婚姻,生怕稍有闪失会令这个家“土崩瓦解”。再次听到妻子的抱怨时,余伟也多了一份宽容:“都是我的错。她生气,哪怕打我,都是应该的。”

  最让他们难以面对的是亲戚朋友的询问,每当别人好心地问起余伟的伤情,夫妻俩都支支吾吾,不好意思说出真情。他们心中的苦能对谁说?而每当父母生气的时候,懂事的女
儿总是小心地问妈妈:“是不是宝宝不乖,所以你们生气?妈妈,以后我一定乖乖的,求求你不要跟爸爸吵架了。好吗?”面对乖巧的女儿,林芳除了把眼泪往肚子里咽,还能说什么?有时候,她都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伤痛难愈

  5000元怎能补偿“性福”

  2006年春节过后的一天晚上,余伟喝了一点酒,兴致很高,但是他努力了半天,仍然像过去一样无济于事。余伟拍打着自己,懊恼地说:“留着这玩意儿有什么用啊!”林芳抱住他,不让他打自己:“你这又是何必?我也很委屈,可我没有作践自己。”

  余伟听了,情绪更加激动:“好歹,别人都知道我遭遇了车祸,都同情我,我还得到了1.6万元的精神补偿。而你跟着我守活寡,谁又补偿你啊!”

  丈夫一番话,让林芳心头一激灵:是啊,丈夫因为丧失性功能得到了赔偿,可我的“性福”也被剥夺了,谁来赔偿我的“性福”?林芳把这个意思跟余伟一说,余伟顿时也觉得有理,肇事司机还应该为他妻子失去的“性福”买单。

  随后,余伟联系了肇事司机李军,说了他们的意图。李军眼睛瞪得溜圆,他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余伟:“上次不是赔了你们一笔精神损失费?”

  余伟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是赔偿给我的啊,我妻子被车祸生生剥夺了‘性福’,她也应该得到赔偿。”李军有些不耐烦了:“你们是夫妻关系,赔偿给你的也就是赔偿给你妻子的,这笔赔偿金是对你们共同‘性福’的赔偿。哪里还有单独开价的!”

  见李军毫无商量的架势,余伟十分生气,他几乎吼着对李军说:“1.6万元就能买断我们两口子下半辈子的幸福?赔偿协议上可是清清楚楚写明是赔偿给我的!”不管余伟如何说,对方坚持不予赔偿。

  2006年2月28日,余伟在报纸上看到,成都市民姚平因为一次失误的医疗手术导致右脚不能行走、小便困难,更为严重的是,作为一个男人,在那方面也“不行”了,经有关机构鉴定为六级伤残,为此医院一次性支付15万元给他作为补偿。此后,作为其妻子却从此无法与丈夫享受“性福”的李萍,将医院告上法院,要求医院赔偿她的精神损害抚慰金7.2万元。经审理,成都市锦江区法院判处医院赔偿李萍2万元。医院不服提起上诉,成都市中院裁定维持原判。

  到法院去告肇事司机!看了这个报道,林芳坚定了信心:“车祸侵犯了我和丈夫的性权利,我丈夫得到了赔偿,可我丧失的性权利却没得到赔偿!”2006年3月,林芳以人身侵权纠纷为由,将肇事司机李军告上法庭,并提出4万元的索赔要求。

  在法庭上,原、被告的代理人进行了激烈的辩论。被告的代理人认为,当初给予余伟的赔偿已经包含了给林芳的“性福”赔偿。而且,“丈夫遭遇车祸丧失性功能,妻子向肇事
司机索赔‘性福’无法可依。”

  对此,林芳的代理律师认为,正是由于被告撞伤了林芳的丈夫,造成林芳丈夫8级伤残,丧失性功能,该损害行为直接导致林芳与其丈夫之间无法再有夫妻生活,林芳丧失了配偶之间应有的性权益。被告对原告与其丈夫余伟之间的性权益的侵害,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原告提起赔偿是有法可依的。

  此外,被告代理人认为,原告丈夫得到的精神赔偿是1.6万元,原告作为受害者的配偶却要索赔4万元,是不合理的。对此,林芳的代理律师也给予了反驳,律师称,二者的提起案由不一样。余伟因车祸伤残8级,是按照交通事故赔偿标准进行赔偿;林芳向肇事司机索赔“性福”是按照健康权(性权利)进行索赔。索赔性质不一样,索赔金额当然也就不对等。

  对于林芳的索赔,肇事司机表示同意赔付5000元。这让林芳异常伤心:“5000元能买下我后半辈子的‘性福’吗?毕竟我才48岁啊。索赔4万元,即便是全赔给我,也无法抚平因此给我带来的心灵伤痛!”

  林芳没有接受对方的意见,她要等待法院的判决。庆幸的是,这对不幸的夫妻在这场官司中,更坚定地靠在了一起。希望夫妻间的亲情能战胜无性的煎熬,让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重现欢声笑语。

 
 
地址: 山东省潍坊市东风东街360号世纪泰华A座1705室  E-mail: info@wf169.com  客服热线:0536-8221889
Copyright 2005-2010© Yinghao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潍坊英豪网络信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山东潍州律师事务所 刘元军律师 网络实名:潍坊都市网 鲁B2-20031039号